点击关闭

队员官兵-阅兵训练使受阅队员锻炼出了强健的体魄

【成都打造夜间经济】

“我們把它叫閱兵臉。”23歲的空軍方隊隊員程強說,這是閱兵留給他們的獨特印記。

24歲的火箭軍裝備方隊隊員白冬林就是如此。2009年,他曾作為群眾游行方隊的一員參加國慶閱兵,負責翻轉手中不同顏色的花束,和其他隊員合力拼出“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等字樣。盼望以軍人身份參加閱兵也是他多年後參軍的重要原因。

“我覺得沒有參加過閱兵的軍旅生涯是不完整的。”火箭軍裝備方隊上士於謙說。

閱兵訓練的高強度眾所周知,但報名參閱時很少有人猶豫。他們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時間報名,經過層層選拔後開始漫長的集訓,並把它當成難得的鍛煉機會。

而現在,他要換一種狀態,把自己的精氣神通過軍姿和正步展現出來:投彈的胳膊筆挺下垂,叩動扳機的手緊貼褲線,長於奔跑的腿綳直挺立,一站就是1個多小時。

程強是一名軍事素質突出的班長,曾參加過許多演習演訓任務,投彈能投50多米,武裝5公里越野全旅第一名,外號“飛毛腿”,戰術動作標準,去年還被選中在全旅骨幹面前作了示範。

在八連一班班長黃士祥的戰車裡,有一面佈滿381個彈孔的戰旗,那是八連的第33面戰旗。1952年11月25日,飽經戰火的八連官兵將這面戰旗插上了上甘嶺主峰。如今,八連有一個傳統,每逢重大任務出征,他們都會製作一面新戰旗,組織官兵面向戰旗宣誓,並將戰旗帶到任務中。

對受閱官兵來說,即使休息也不意味著訓練結束了。熄燈後,可容納12名戰士的宿舍里經常聽到有人喊“看齊”“踢高點兒”“握槍”“敬禮”等口號,那是他們在夢裡繼續白天的訓練。

閱兵聯勤保障兵站被裝保障中心的士官魏小林清晰地感受到了這種變化。他介紹說,有些隊員因為訓練瘦了十幾斤,紛紛前來改小自己的衣服,以便更加合身。

儘管一天吃6頓飯,但高強度的訓練還是讓大部分官兵瘦了不少。剛參加閱兵訓練時,身高1米85的白冬林體重95公斤,看起來有些“肉肉的”,被戰友們稱為“大白”。如今,他的皮膚黝黑,肌肉緊繃,體重也下降了5公斤。

父親離世後,於謙訓練更加刻苦。參加紅藍對抗任務時,他曾在導調組的導調下連續5個回合轉換部署,累得“吃飯時拿筷子的手一直在抖”,年底被評為“紅旗駕駛員”。由於表現優異,他被選中參加今年的國慶閱兵。

駕駛員劉浩告訴記者,要達到這樣的水平,駕駛員必須對戰車的性能和狀態瞭如指掌,這對提高實戰能力來說非常重要:“把戰車精準控速,對駕駛技能是另一種挑戰,我感覺自己更‘懂’戰車了。”

程強記得,一次他在睡夢中突然聽到教練下達“正步走”的口令,側著身子睡的他立即繃緊腳尖出腿,沒想到一腳踢到了牆上,趾甲蓋兒里都踢出了淤血。

在裝備方隊,駕駛員們為了做到“騎線等速”,在駕駛艙里一訓練就是一天。保持排面整齊和一致性的秘訣在於油門的使用,一旦和其他車輛標齊了,駕駛員的右腳就要保持既有姿態。即使晚上躺在床上,他們也會用大腳趾頭頂在床架上,練習點油門的力度。

4年後,程強不僅身高增長了5釐米,還因為表現優秀成為“黃繼光班”第38任班長。這一次,他如願以償站到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閱兵的訓練場上。

空降兵戰車方隊教導員吳琦表示,在一次3小時極限軍姿訓練中,當隊員們站到兩小時左右時腿腳麻木、胳膊僵硬,“想動又不能動。”這時,隊列中一名隊員高喊出“上甘嶺特功八連”的連魂:“只吹衝鋒號,不打退堂鼓!”所有人精神為之一振,最終堅持到了最後。

在閱兵訓練中的一些特定時刻,隊員們會突然升騰起一種強烈的愛國情懷和自豪感。“每次合練的時候,一聽到音樂響起來,想到我們能夠接受祖國和人民的檢閱,一種自豪感就會油然而生。”白冬林說。

“閱兵訓練有規律性、周期性、嚴格性的特點。”張洪鋒解釋說,受閱隊員的訓練遵循循序漸進的原則。在基礎訓練階段,為了保證隊列動作整齊,教練員們拿著尺子丈量隊員之間的距離,拉起帽線、下頜線、槍口線、上手線、下手線、腳線等標線。

27歲的張樹國是空軍方隊的基準兵,對方隊排面的穩固、整齊起著關鍵作用。這名畢業於空軍工程大學俄語專業的軍官身高1米91,曾多次在國際性比武競賽和演習演練任務中擔任翻譯,言談間流露出一種自信的神情。

程強說,夏天訓練時出汗比較多,隊員們每天要換3次衣服,原本嶄新的制式襯衣也被洗得發白。

受閱時,徒步方隊在天安門前踢正步的距離是96米,總共128步。每走一步,隊員們都要調動全身的力量:脖頸向上頂,顯出兩側的大筋,胸部上挺,沉肩、收腹、提臀、固腰,出腿迅速、腳尖綳直,“踢腿帶風,落地砸坑”。

每天早上,受閱官兵帶著一個碩大的水杯列隊走向訓練場。這個透明的水杯最高刻度是2.5升,裝滿水容量可達3升。因為容量大,隊員們索性叫它“水壺”。他們每天至少要喝3壺水。

閱兵對隊員們的體型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訓練中,程強被教練指出有一些“O型腿”,這對受閱官兵來說是一個“致命的弱點”。為了矯正腿型,他在網上買來充氣加壓式矯正器。經過努力,現在他可以輕鬆地併攏雙腿,身姿更加筆挺。

他認為,眼神是一個人精神狀態由內而外的體現,受閱官兵的眼神體現出的是中國軍人的“威武、剽悍、堅定、自信”。

火辣辣的陽光考驗著隊員們的毅力。程強脫掉體能背心,他的脖子上有一道明顯的分界線,由於有槍背帶遮擋陽光,他的左肩到右肋有一道細長的白色印痕,明顯區別於其他被曬黑的皮膚。

9月17日,閱兵集訓點,訓練中的維和部隊方隊。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雋輝/攝

2015年,程強所在部隊抽組人員參加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19歲的他第一時間向連隊遞交申請書,無奈因為身高差3釐米而與閱兵失之交臂。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王達 通訊員 蔣龍 尹偉傑 黎平 來源:中國青年報

“嚴格、科學、精細的組訓有效避免了官兵訓練傷病,再加上科學合理的飲食保障,隊員們的進步非常迅速。”張洪鋒說。

訓練中,崇尚榮譽的隊員們經常在方隊中開展“軍姿王”“端腿王”“眼神王”“步幅王”等擂臺比拼活動,“只有真正投入,才能感受到閱兵帶來的榮耀”。

“經過這麼多天的訓練,我們已經做好了接受檢閱的準備。”程強說,“我們會以最高的標準展現中國軍人的風采。”

“今年我會帶著父親的軍裝照走上閱兵場。”於謙說。

閱兵訓練對官兵的意志品質也是一種難得的磨練。程強說,自己之所以參加閱兵,一方面是因為軍人的榮譽,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錘煉自己的意志。他曾經在部隊見過參加過閱兵的士官班長,他們的身姿挺拔,素質過硬,標準很高,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一種特別的氣質。

在空降兵戰車方隊,駕駛員們甚至練出了“聽音辨速”的絕活兒。“我們能夠根據發動機的聲音判斷轉速,最好的駕駛員誤差能控制在3-5轉。”曾3次駕駛基準車通過天安門受閱的駕駛員武龍說。

程強認為這種獨特的氣質源於閱兵訓練的磨礪。他覺得閱兵訓練“就像一場戰鬥”,只要打贏了這場硬仗,以後在部隊的訓練和生活就沒有攻剋不了的難關。

“踢正步是無氧運動,就像打拳擊一樣,需要在短時間內高頻快速爆發全身的力量,達到運動的極限。”曾在三軍儀仗隊服役的火箭軍方隊總教練張洪鋒說。

在方隊教練員那裡,軍姿的標準被概括為“正、直、挺、神”,其中“神”是指眼神。張洪鋒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他們對官兵眼神的基本要求是睜大、有神,保持至少40秒不眨眼。

於謙的父親於海明曾經在中央警衛團服役,沒能參加1984年的國慶閱兵是他人生的一大憾事。2014年,於海明因病去世,於謙下定決心一定要參加一次閱兵,彌補父親的遺憾。

為了能在天安門前精彩亮相,這些年輕的官兵在訓練場上經受烈日和雨水的考驗,收穫了成長,也感受到了精神傳承的巨大力量。

列隊完畢,請檢閱雖然相貌、年齡各不相同,但閱兵集訓點的官兵臉上有一個共同的特征:曬得黝黑的臉頰兩側各有一道因帽帶遮蓋而相對白皙的印痕,那是他們皮膚原本的顏色。

他註意到,隔壁的海軍方隊隊員們穿著藍白條紋的海魂衫訓練,由於藍色條紋相對白色條紋更加吸光吸熱,陽光並沒有將他們的身體均勻曬黑,而是留下了“像斑馬線一樣”的印痕。

閱兵訓練使受閱隊員鍛煉出了強健的體魄。為了補充訓練消耗的能量,隊員們除了一日三餐,還在訓練間隙吃3頓加餐,包括牛奶、麵包、水果和炊事班自己滷的牛肉等。

“這需要強大的體能和頑強的毅力作支撐。”張洪鋒表示,受閱隊員們往往需要成千上萬次的訓練才能形成肌肉記憶,達到同頻共振的震撼效果。

“有時候站軍姿站得太難受了,你讓我換個項目,哪怕跑個20公里我都願意。”他笑著說,特別是站到渾身濕透、心煩氣躁時,“身上就像有螞蟻爬一樣”。

厚重的榮譽激勵著隊員們刻苦訓練。一次合練任務中,當閱兵式結束,乘載員準備登車轉換分列式時,二區隊4班班長宋艷春的小腿不慎磕到了戰車上,鮮血直流。為了不耽誤合練,他沒有告訴任何人,直到合練結束裝備返回車場時,戰友們才發現他的褲腿已經被鮮血染成了紅色。

程強是空降兵某軍“黃繼光班”第38任班長,也是那個曾經在“5·12”汶川特大地震中打出“長大我當空降兵”的小男孩兒。2013年報名參軍時,他立刻想到了抗震救災中空降兵的身影,毅然在入伍志願上勾選了“空降兵”的選項。

10月1日,上萬名受閱官兵將在天安門前接受黨和人民的檢閱。他們已經做好了迎接這榮耀時刻的準備。

“在這些大項任務中,我們話語權更重了,軍事素質和戰鬥作風都為外軍所稱道。”他說,“這次閱兵,我要把中國軍人這種自強、自信的精神面貌展示出來。”

事實上,這些從基層部隊選拔出來的年輕官兵都有一種閱兵情結。

“作為一名軍人,能夠接受祖國和人民檢閱是一種莫大的榮譽。”程強解釋說,“一人受閱,全家光榮。一次受閱,榮耀一生。”

“將軍領隊告訴我們,要享受閱兵全過程。”程強說,經歷了閱兵訓練的磨礪,自己仿佛站上了一個高點,做事情的標準更高了,練兵備戰的勁頭也更足了。

不同於其他的軍事訓練,閱兵訓練重在展示形象,講究動作標準、排面整齊。受閱時整齊劃一的壯觀景象背後,是隊員們科學訓練取得的成果。

置身於裝備方隊的澎湃鐵流中,火箭軍裝備方隊下士吳奇陽同樣有一種自豪感:“祖國越來越強大了,作為一名軍人,我既感到自豪,又覺得使命重大,我們要練好本領,守護祖國的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