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晓利曹莉-中国维和工兵分队营地位于基伍湖畔

【北京大兴机场投运】

中國維和工兵分隊營地位於基伍湖畔,背靠山腰,呈半個橢圓形向東延伸至基伍湖,“中國半島”由此得名。因為任務區條件艱苦,過去“中國半島”上一直是男性的世界,從未有女性維和人員在這裡駐扎過。得知第23批工兵分隊組建時,部隊駐地在成都的楊曉利立即報了名。“我覺得軍人的生命中應該有一次維和經歷,性別問題可以忽略。”楊曉利對選拔考核組成員說。最終,她以優異的成績通過考核。

9月的剛果(金),赤道驕陽與疾風暴雨頻繁更替。中午時分,工兵分隊營地的給水站猶如暴曬在太陽下的“鐵蒸籠”。在這裡,記者見到了正在忙碌的楊曉利。細密的汗珠從額頭滲出,迷彩服上沾了不少灰塵,厚實的軍靴前端滿是劃痕,左臂上的國旗鮮艷奪目。“累點苦點不怕,男軍人能做到的,我們女軍人也一定能做到。”從巨大的水箱上跳下,她微笑著告訴記者。當地飲用水的細菌含量是國內的上萬倍,為了保證維和官兵能喝上安全的水,這次任務運來了新型的凈水設備,楊曉利將負責這套設備的日常檢查和維護。作為第23批赴剛果(金)維和工兵分隊的給水工程師,楊曉利跟隨第一梯隊經歷了18個小時的空中飛行和5個小時的地面機動,抵達了位於剛果(金)東部的維和任務區。

英姿颯爽的楊曉利(前排中)在工兵分隊隊列中。王璽 攝

在完成指揮權交接後,第23批赴剛果(金)維和部隊指揮長侯勇把入駐“中國半島”後的第一班崗交給了楊曉利。“既是對她的一種鼓勵,也是告訴她維和部隊里只有軍人,沒有女人。”侯勇說。

“利哥”其實不是小哥哥,她叫楊曉利,是個靚麗的女上尉。因為性格潑辣、做事幹練,被維和戰友們送了一個尊稱叫“利哥”。

中國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29年來,已經派出了超過4萬人次的軍事維和人員,其中女性維和人員有近千人。近年來,聯合國多任秘書長均發出倡議,要讓更多女性參與到聯合國維和行動中來,以實現性別平等的目標。這一倡議得到了中國的積極響應,並逐步將女性維和人員的崗位從原來單一的醫療向作戰和支援等崗位拓展。2016年,中國國防部在北京舉辦了首期女性維和人員國際培訓班。

戰亂和疫情並沒有讓中國女軍人走開。萬里之外,中尉翻譯曹莉正隨第二梯隊乘坐空軍運輸機奔赴在前往“中國半島”的路上——這位“90後”女軍官也是第23批赴剛果(金)維和工兵分隊的成員之一。和楊曉利一樣,從重慶大學英語專業畢業的曹莉在國內也經過了嚴格篩選和行前培訓,體能、戰術和專業均達到了聯合國的選拔條件。她將在27日抵達任務區。

臨危受命,中國維和女兵義無反顧。除了在醫療分隊編配女性軍醫、麻醉師及護士等維和人員之外,在南蘇丹,中國維和步兵營配備了一個女兵戰鬥班;在黎巴嫩,“95後”的女排爆手已經開赴雷場排雷;在達爾富爾,中國女參謀軍官頭戴藍盔,細緻處理著各項維和事務。

楊曉利在限重的行李包里,騰出了三分之一的空間來裝各種糖果。楊曉利說,她不吃糖,但她為每一位戰友都準備了一顆奶糖,會在生日那一天送給戰友,讓戰友們感到甜甜的,不想家。

兩位女軍官將同住“中國半島”的一間集裝箱板房,共同完成為期一年的維和任務。對於困難,曹莉說:“應該有很多想不到,但沒有什麼剋服不了。”

當“利哥”走進剛果(金)基伍湖畔的被稱為“中國半島”的中國維和部隊營地時,自己並不知道,她是第一位在這個營地工作的女軍人。

平整潔凈的“中國半島”,五星紅旗和聯合國旗迎風飄揚。清晨,軍營號角聲響起。國旗下,站在隊列里的楊曉利和工兵分隊的戰友們整裝待發,開始了新一天的忙碌。

此時的剛果(金),埃博拉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截至9月初,該國共報告埃博拉病例3054例,其中死亡2052例。